--.--.--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2013.02.13 18:52

咳咳←_←

晚点编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day after day }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13.02.09 11:10

这里竟然可以刷进来了,恢复得真是太突然。
多谢鱼打电话告诉我这个让人振奋的消息XD。

link里的基友们大部分都弃bo了,但是废柴兔恢复的消息似乎也在悄悄蔓延
所以还是暂时不动吧。万一缘分还在呢哦吼吼吼

离开这里两年多了,自己身上发生了太多太多的改变
工作,生活,包括感情。

减肥了什么的,工作换了什么的,还有,恋爱了什么的。笑
这或许都是好的吧,不管怎么样,回头看看两年多以前的自己
现在也算得上是变得好了一些。

今天是除夕,就从这里重新开始。

新年好。

| { day after day } | コメント(4)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2010.10.14 19:54

废柴2日渐精神啊==这叫我一个发誓再喷嚏那儿安生立命的人情何以堪?!
YYD不带这么玩儿人的==#

来拔个草
真是很想搬回来…
但是怕被人打囧

| { day after day }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1) | |

2010.09.03 19:49

(BT有没有很WS哈哈哈

于是我的天##################

重新进入这fc后台是什么感觉我总算明白了
鸡冻?
倒也不是哈
就是有种好久好久没见的朋友终于回归了可是不知道他还走不走==+
(我就太不安了

目前刷开毛问题呀
但就还很不稳定
天知道究竟是要怎样

以前喜欢到处注册bo却又不写(所谓无聊。
现在就好讨厌到处有自己的ID####(因为足以说明自己从前有多无聊。
于是在petitmall虽然用着还不错,不过倒也不是决定就驻扎那里
昨天在某人WB上看到询问多少人准备回FC
我囧了囧,回答他如果大家都回,那么我就回吧
毕竟在哪里写其实倒也是其次
重要的是写bo是为了和朋友互相交流嚒
所以朋友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大家聚集一处,我就肯定拱过去=u=

这人没原则的。

(其实我来拔草。

| { day after day }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1) | |

2010.04.02 23:40

无论如何我回归了,之前的消失是有意也好是无心也罢
反正我突然意识到我该回来了。
奶奶在三月二十五日下午三点零八分离开了我们。
在那之前两个小时hui给我发了个短信告诉我,赤西仁要去LA了。
所以那天对我来说,真的算明白什么是天塌了
当时我的意识里就是这样一句话:一天之内我失去了两个人。
你明白我的感受么,我觉得没几个人能有我这种经历。
其实赤西仁要走的消息不是那天下午知道的,而是凌晨
凌晨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很模糊的看到奶奶在出血,很多血
然后我被惊醒之后下意识去看手机上的时间,当时是凌晨四点多
显示一条未读信息,来自三六同学
——“KAT-TUN bian cheng 5 ren tuan ti le”(大意就是这样吧信息我删了…
然后理所当然我彻底清醒了,很囧的是我开始闹肚子了TVT
所以迅速回短信给三六同学之后开机上线抱着本子去了厕所。
我不是故意在凌晨四点钟抱着本子上厕所的,可是我完全乱了
那个时候三六果然还在线上,我找她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在凌晨五点左右等来了日本当天的新报纸
大大的赤西退脱?的疑问句印在上面
类似KAT-TUN崩裂这种话也是非常的刺眼。
后来我接受了这件事毕竟也有图有真相了是麽我又好多说什么?

那天我关上本子回了房间又继续躺下睡了,那之后几个小时内没再梦到奶奶
也没想起来赤西仁的任何事
中午去了医院,奶奶开始出血,陷入深度昏迷三天之后眼睛内已经溢满了血
我和爸爸说你们别折磨她了,紧拔了呼吸机,拔了所有管子
让她走,别再折磨她了。
后来,下午三点多家人全体到齐和医院签好同意书医生护士就把所有仪器都关掉了
姐姐站在我旁边,她说其实自主心跳很早已经没有了,如果不是起搏器在维持心跳
可是那不是奶奶的心跳,是起搏器在跳而已,人呢,已经没了。
家里人迅速给奶奶穿好衣服找的人也全部到位把奶奶的遗体送去了公墓
按照风俗要停留三天,第三天火化之前会开追悼会。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人没有了,也就什么都谈不上了。
那之后的三天家里人忙的一塌糊涂,从奶奶昏迷开始我大概流掉了一公升的眼泪
我完全没有开玩笑,奶奶昏迷在病房里的时候,我握着她的手
眼泪就那么掉下来,我从没想过也有这么煽情的一天,我能不自禁地哭
不停止地哭那么久,奶奶的被子也被我哭湿了都
我一直握着奶奶的手,是想尽力把温度留在心里,感受她手心的温暖
然后永远记住,至少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她身上的温度,记得我握着她手的感受
虽然今天已经满了一星期,但是我还是没有从内心完全接受奶奶没有了这个事实
总是会想到,奶奶没有了?怎么会这样就没有了?
可是想一想,葬礼的三天我都陪在奶奶身边,那么清晰的记忆
我第一次接近一个人的遗体那么近
一丝惧怕都不曾有,这就是亲人吧。

以后不会有小老太太和我一起看电视,不会有小老太太和我一起过暑假
不会有小老太太给我压岁钱,不会有小老太太跟我讲当年海军司令部的故事……
一切都结束了,奶奶走了,我意识到我该长大了。
体谅父亲,不和母亲争吵。
想起奶奶走之前父亲和兄弟姐妹们对奶奶说的话
我只知道我不能继续那么任性了,珍惜和父母在一起的每一天,将来才不会后悔
每个人都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我希望将来我能回忆起很多很多有父母的画面
所以我要好好生活,为了父母,为了家庭。




这段时间我一直回避上网,不上网就不会看到赤西仁,不会接触他的消息
我把自己变成鸵鸟,装作和整个世界擦肩而过,以为大家就会遗忘我
但是人果然是无法独立存活在世上的
多多少少的还是接受了很多信息
比如赤西仁去LA,比如赤西仁不参加KAT-TUN的亚洲巡演
其实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损失,我去看团con的计划放在明年而不是今年
SOLO CON我也丝毫没有计划要参加
只是我接受不了失去A的KAT-TUN,我觉得那是一个不完整的东西
不怪那五个人,这一次我无法原谅的是赤西仁去LA这件事
我要说明的是我无法原谅的不是赤西仁,而是他去LA这件事
促成这件事的有很多人,事务所,个人,还有据说成全他梦想的五个人
是他们说不要失去这次机会的
对他来说最有必要负责的五个人都说了这样的话,我这样的fan又有什么资格废话
只是我不喜欢如今的他,我不喜欢这样以世界为目标不参与团番的他
所以我和很多人说同样一句话,我是自私的人。
因为我希望看到KAT-TUN六个人一起出现一起行动一起唱歌一起跳舞
我不愿意看着一直solo下去的赤西仁
也许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他的身份还是KAT-TUN的那个A
我还是最在乎六个人的整体
也许我是一个潜在团着的AO,如今我都不敢拍胸脯说我是纯AO了
这件事很好的考验了我,试炼了我
我发现我不是那么有底气说这种话的
当然我很明白事理的是,我懂一个道理——
赤西的梦想,和我们每个人的梦想一样珍贵,所以没有人有资格去阻挡他实现梦想
他也是人,是个平凡的二十五岁男生
他很早就开始工作,他一直被社会关注,他大部分时间在镁光灯下微笑
所以他有一个朝好莱坞发展的伟大梦想
当年我以为他作为一个少年拥有这种想法是值得鼓励却不太可能实现的
我不是贬低他的演技,只是他确实不曾在演技上做出较大突破,我们先不谈BANDAGE
那么唱歌呢,好吧,虽然不是电影不是好莱坞的范畴
可那至少在USA了不是麽
所以如今我不敢说这个少年的未来到底会怎样了
他的可能性太大,他的潜能太深,他让人无法把握
他的身上到底是存在了太多了可能性
所以归根到底,他是成功的
而我呢,作为一个追随他五年的fan,我是如此爱他
那么即使我很自私的想看到他在狭小的日本蹦来跳去
如今我也只能叹一口气祝福他在他最喜欢的那块土地上施展他的才华让他妈的美国人擦亮他们的眼睛好好瞧瞧他赤西仁到底是多麽牛X多么了不得。
我想这辈子我和赤西仁最大的两个相悖的地方就是:
1、他喜欢小孩子,我厌恶。
2、他喜欢美国,我继续厌恶。
做不到因为赤西仁喜欢所以我也去喜欢,我不是那么容易为一个人改变自己的人
所以…将来我会继续喜欢他,可是我还是会把重心放在我自己的生活上
这半年我做好了再一次经历四年前经验的准备,就当作他又去学习了
我肯定他能学会很多东西,肯定他不会让人失望
所以我能做的只有一件事,等待。

也许半年内我不必为他再花一分钱?
这不是正好减轻了我的经济负担麽。哈,好像还不错。
其实我想开了很多,既然我喜欢的是一个叫赤西仁的人,他又是如此的与众不同,而且我又好死不死的爱上了
那么能做的不就是顺其自然跟着他走麽
既然跟了他,那么就要听他的话
“不是我说的你们就不要相信。”
好吧,这句有点年头的话如今依然有效吧?
只要不是你自己说出离开和再见,我就会继续留在这里等你。
就是这么无奈。

谁让我是我,谁让他是他。

以上by很久没有更新如今思绪如潮的我。

| { day after day }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